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管理文庫 >> 正文
傳統企業,如何轉型服務型制造?
來源:中國丙綸網 - 中國纖維網旗下網站 添加人:service4 添加時間:2019-11-8

    

中國的消費市場,正在從模仿型排浪式向多檔次、個性化、多樣化發展。

這反映了中國進入中等收入階段之后消費的次第升級,也預示著社會階層分化已導致消費市場細化,使其對供給結構形成了多元訴求。

據國際信用卡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高端服務業的增長是未來的趨勢。這說明,隨著消費的轉型升級,消費市場已從生存性消費進入到發展性消費。事實上,從生存性消費向發展性消費轉型,在發展型消費中從耐用消費品向服務類消費品轉型,是一個必然的過程。

我們可以把這波消費歸納為四個方面:全、便、特、新,即全方位的需求、省時省力的快捷服務需要、與眾不同甚至獨一無二的個性化滿足以及追求變化、追求時尚、能獲得獵奇獵新的興奮感。

不少企業老板,以往處在一個線性的思維方式上,遇到低增長、遇到波動想到的是減庫存、減成本,熬冬天,熬一熬,希望能夠熬過去。事實上,未來所有的機會都不是從歷史的周期的變動中來的,是從結構性變化來的。改變線性思維模式變成結構性的思維模式,這是老板能夠成功的第一點。

當前面臨世界百年之大變局,從企業的角度來說,根本的變化,是要從一個線性的、一個周期性經營的環境,走向一個結構性的面的顛覆性的破壞的環境。

因此,企業要想在一個變化的未來贏得競爭,第一件事是改變線性思維方式,走向一個面的結構性的思維方式。因為未來的一切,一切的機遇都在面和結構之中產生。

當今,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影響,已經從“信息鏈”到“供應鏈”進而發展到“產業鏈”;以物聯網、人工智能、互聯工廠等為代表的新事物正在改造或重塑著傳統產業的價值鏈。

為此,制造企業轉型需要進行兩種性質的調整:第一是適應性調整,生產更多適應市場的產品,但這是遠遠不夠的。第二更為重要的是戰略性調整,要從全局與長遠角度出發,按照質的變革,重新定位企業發展方向,走上良性可持續發展的新征途。為此,企業應該對轉型目標和價值進行深入洞察,不僅結合外部趨勢和內部問題診斷,更要根據企業未來的戰略定位確立轉型目標,而不是“別人都在做,所以我也要做”。

我應通用醫療之邀多次講過課,事實上,通用電氣通過整合搭建制造與服務生態系統,演變為平臺商。未來,制造與服務的融合,服務型制造成為新趨勢。

全球500強企業中有兩成跨國制造企業的服務收入超過總收入的50%,更有一些著名的制造企業通過向服務轉型,實現了業務規模和效益的大幅增長。IBM從典型制造企業成功轉型為“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的信息技術服務公司,其服務收入所占的比例超過52%;GE公司來自服務的收入更是高達63.2%。

一、制造業轉型中的變革之路

當今,在互聯網、大數據等已經成為社會通用基礎設施的背景下,制造型企業需要用互聯網思維對市場、消費者、技術、企業價值鏈乃至整個商業生態進行重新審視,因為許多中小企業尚未具有真正意義上的核心競爭力,主要體現在5個方面:

1、核心價值觀能力;
2、營銷變革力;
3、戰略洞察力;
4、計劃控制力;
5、組織適應力。

2010年,中國制造業產值占全球制造業的19.8%,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到2015年中國已經連續6年保持全球第一制造業國家地位。

但另一方面,企業平均凈利潤水平長期低迷,與發達國家制造業這一數據比差距巨大。如2016年《財富》500強企業排行單顯示,中國大陸的36家制造業企業平均利潤水平只有美國的1/5、德國的1/3、韓國的1/4。這就要求我國在制造業轉型過程中,認清當前國際背景,結合自身特點,把握發達國家再制造業戰略給我國帶來的機遇,正視帶來的挑戰,完成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轉身。

當前,工業4.0帶來的組織方式變革,不亞于技術變革帶來的沖擊。因為,工業4.0要求自動化系統能夠思考和自主工作。

換句話說,它假定當前正在生產過程中使用的自動化系統可定制,即系統將能夠執行大多數目前需要人為干預的任務。與此同時,人的因素仍然是重要的,工業4.0標志了從僵化、集中的工廠控制系統轉向分散的智能系統。

另外,由于客戶需求的難以預計性,制造業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這意味著工廠和機器需要以不同于目前的方式進行組織,因為制造商必須迅速對客戶的需求做出回應,這會影響自動化系統本身的設計。因此,工業4.0帶來的生產組織方式的變革,需要密切關注,這絲毫不亞于技術本身變革帶來的沖擊。

1、建設適應先進制造業發展的、配套的基礎設施體系,將成為吸引外資熱點。    

繼續吸引外資的動力不再是低工資或者說是勞動力資源稟賦,而是自動化、分享經濟和先進制造,政府應提供這樣的制度環境與基礎設施。建設適應先進制造業發展的、配套的基礎設施體系,促進中國制造企業參與國際競爭。

工業4.0設計了未來制造業生產模式,這種新模式給企業和產業基礎設施建設提出了極高要求,沒有質量好、成本低、效率高、服務優的配套基礎設施,“中國制造2025”就難以落地實踐。

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的必要前提,同樣是一個發達產業發展壯大的先決條件。各國產業發展的歷史表明,基礎設施建設在工業化初期與中期都發揮過先導性作用。

美國五大湖工業區德國魯爾工業區等著名工業區,以及20世紀50年代后,由于第三次工業技術革命興起而催生的一些新興工業區,如印度的班加羅爾工業區、日本的九州島工業區、意大利東北部和中部的新興工業區、德國南部的慕尼黑工業區、英國蘇格蘭中部的工業區等都是以運河、鐵路網和公路網以及信息網絡的建設得以發展起來的。

2、立足自身優勢,改變依靠低工資戰略與低成本戰略促進經濟增長的方式。

目前受益于低工資水平,使得追求高效率和低成本的公司將其生產廠向東南亞以及該地區的新興經濟體遷移,如中國、印度和泰國。

然而在中國要素稟賦結構發生變化之時,德國、美國等發達國家都開始了制造業復興之路,雙重壓力帶來的我國制造業成長困境不能依靠低工資戰略來克服。

我國可以利用不同國家制造業各自側重點的不同,發展自己的優勢領域。如美國制造業創新網絡所涉及的重點突破領域包括前沿關鍵技術研發、制造工藝提升和生產流程優化 (如智能化工業軟件、數字設計系統) 等多方面。德國在裝備制造領域有著很強的技術實力和工藝水平,制造業與現代信息通信技術對接是其重點關注領域。

對于中國來說,我們在軌道交通裝備、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工業機器人、新能源汽車、現代農業機械,高端醫療器械和藥品這六個領域具有優勢,應該在這些領域像發達國家那樣注重知識產權和標準制定,如以軌道交通裝備為例,由于中國幅員遼闊,地形復雜,氣候多變,被極寒、霧霾、柳絮、風沙“淬煉”出的“中國標準”正逐漸超越過去的“歐標”與“日標”,被越來越多的國家采用。因此,在面臨工業4.0的挑戰時可以處于領先地位。

現階段,作為“中國制造2025”9項戰略任務和重點之一,大力發展服務型制造,正在成為我國制造業打造競爭新優勢、實現品質革命的重要路徑。

二、服務型制造的內涵

服務型制造是制造與服務融合發展的新型產業形態,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

在這種形態下,制造業企業通過創新優化生產組織形式、運營管理方式和商業發展模式,不斷增加服務要素在投入和產出中的比重,從而實現以加工組裝為主向“制造+服務”的轉型,從單純出售產品向出售“產品+服務”的轉變,有利于延伸和提升價值鏈,提高全要素生產率、產品附加值和市場占有率。

當前,服務創造的價值約占整體價值的2/3,服務型制造幫企業占領“微笑曲線”的兩端。從“微笑曲線”來看,服務處于價值的高端,而生產加工環節處于低端。生產所創造的價值約占整體價值的1/3,而服務所創造的價值約占2/3。服務型制造可幫助企業占領“微笑曲線”的兩端。

來看下面這個事例:

3896臺專用設備,涉及國內外多家供應商、多個系統;輸送長度15公里,各類線纜總長更是超過400公里……武漢天河國際機場T3航站樓行李處理系統的安裝調試、運營維護工作量龐大。然而,負責行李處理系統集成和建設工作的昆明船舶設備集團有限公司,卻有“獨家絕活”。

通過昆船的遠程運維服務平臺,國內外技術專家能夠通過遠程鏈接的方式對行李處理系統遠程調試、診斷,協助解決現場技術難題,保障了系統1.1萬件/小時的處理能力。

這種以遠程運維服務為代表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與創新設計、定制化服務、供應鏈管理、網絡化協同制造、服務外包、智能服務、金融支持服務、信息增值服務、系統解決方案等一道,構成了服務型制造的十大重點領域。

三、發展服務型制造的原因

你可能想不到,北京電報大樓、鳥巢、首都機場T3航站樓……這些公共設施里的時鐘,竟然都運行在一個“鐘聯網”時間服務系統上。搭建這個“鐘聯網”系統的煙臺持久鐘表集團有限公司,將銷往世界各地的時鐘通過網絡聯在一起,不僅可以遠程控制統一校時、統一監控,出現問題還能及時發出提醒。

有了這個全生命周期服務系統,持久鐘表從單一的鐘表制造商轉型為時間同步服務解決方案提供商,近三年服務型收入為2379萬元、2531萬元和3107萬元,分別占當年營業收入的30.2%、34.7%和35%。

由此可見,發展服務型制造的目的,就是要推動我國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同樣嘗到服務型制造甜頭的還有小米通信技術有限公司。從“產品+服務”模式轉型為“智能產品+信息增值服務+生態鏈服務”模式的小米,圍繞核心產品智能手機持續做品類擴展,共投資了100家生態鏈公司,推出了小米盒子、小米電視、小米路由器等200多款新產品,實現了智能硬件制造向智能硬件生態服務商轉型。2017年,小米生態鏈實現營收200億元,小米物聯網平臺聯網設備達8600萬臺,為全球最大。

事實上,發展服務型制造,是現代制造業的發展趨勢,也是打造中國制造競爭新優勢的重要途徑。中國制造的比較優勢在于產業門類全、產能大、價格低,能夠以較高效率為全球市場提供價廉物美的產品。瓶頸是核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仍然較弱,在國際產業價值鏈中總體處在中低端。發展服務型制造,推動企業拓展產品服務能力、提升客戶價值,將推動我國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另外,,發展服務型制造亟須探索建設新型的創新載體,應聯合“政產學研用金”等機構,以市場為導向,將創新載體打造為集合業態分析和企業案例研究、商業模式創新設計、企業“產品服務系統”設計、信息物理融合系統等功能的國家級服務型制造研究和公共服務平臺。

四、發展服務型制造不足

雖說發展勢頭喜人,但仍存認識不到位、發展不均衡、公共服務不到位等問題

自2016年7月,工信部等部門印發了《發展服務型制造專項行動指南》以來,工信部已經認定了30家服務型制造示范企業、60個示范項目、30個示范平臺、總計三批110家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遼寧、江蘇等近20個省市區還制定了推動服務型制造發展的政策文件,我國服務型制造發展勢頭喜人。

不過,認識不到位、發展不均衡、公共服務不到位等問題,依然制約著服務型制造的進一步發展。“我國制造企業普遍存在重生產輕服務現象,對發展服務型制造的重要意義和現實路徑都缺乏足夠的認識。從調查數據看,我國機械行業78%的企業服務收入占總營業收入比重不足10%,僅6%的企業服務收入占比超過20%,這和全球制造業26%的平均值差距較大。

目前一些行業領軍企業和特色優勢企業已將研發設計和整體解決方案等作為重要業務,但大部分企業僅能提供安裝或維修等基本服務。此外,尚未形成有效的技術支撐和政策支撐體系,配套的公共服務還不能滿足服務型制造的發展需要;還需進一步建立和完善服務型制造的創新人才培養體制機制,突破人才制約問題。

五、發展服務型制造著力點。

“沿著舊地圖,一定找不到新大陸”。

工業時代會關心價格(交易價位),通常判斷的是成本、規模與利潤三者的關系。消費者如果覺得劃算就購買,反之就拒絕購買。但數字時代,人們核心關注的是使用價值,回歸到最本質的需求上,不再為其他的東西支付。工業時代大家看到的是大眾市場,而數字時代就是圍繞一個人做到極致,看到的是細分市場。

企業要將服務放在首位,服務與業務相比,服務更為重要,業務創造基礎價值,而服務創造核心價值。為此所有企業都要提高服務能力,要從組織和人員諸多方面進行調整,強化企業對用戶全程全方位的服務能力。

1、要培育產業融合發展的觀念,構建一體化的產業政策體系,消除服務業和制造業之間在稅收、金融、科技、要素價格之間的政策差異,降低交易成本等;

2、要進一步推進信息化和工業化的深度融合,讓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成為服務業和制造業融合的黏合劑;

3、要樹立產業性生態系統觀念,打造一批服務型制造平臺和共性技術平臺;

4、要在重點領域、重點行業進行試點,發揮示范企業引領作用,帶動產業組織方式及商業模式不斷創新。

目前我國的服務型制造已經呈現出蓬勃發展的勢頭,一批制造企業積極向服務環節延伸,新興的服務型制造企業不斷涌現。像華為的整體解決方案、上海電氣的總集成總承包模式、海爾的服務型平臺、山東如意的全產業鏈服務型制造模式、深圳怡亞通的全程供應鏈整合服務創新、天津超算中心打造的服務型制造平臺等,已經在引領中國制造業向服務型制造轉型。

企業未來發展的7大趨勢:

1、過去靠員工體力,未來靠員工腦力;
2、過去靠員工加班,未來靠員工創新;
3、過去靠老板魄力,未來靠團隊魅力;
4、過去靠金錢驅動,未來靠使命凝聚;
5、過去靠經驗管理,未來靠流程復制;
6、過去靠產品獨步,未來靠服務橫行;
7、過去靠關系人脈,未來靠資源互聯。

今天迭代和改變行業的并不都是大企業,更多的是小企業。大企業往往傾向于守住自己原有的優勢、不愿重新定義,是小企業在重新定義行業。而一旦行業被重新定義,大企業會很快遭遇到巨大的挑戰,小企業反而漲勢很猛。

數字化生存時代,市場變化對企業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提升格局和效率,滿足不同層次客戶的個性化需求,將盈利模式由單純的產品運營環節,向更高附加值的價值鏈服務模式轉變,如此方能提高客戶粘性,獲得最優市場紅利!

由此可見,不一樣的數字時代,戰略思維邏輯也是不一樣的。

事實上,制造企業生產經營中的各種問題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思維僵化和固化!數字化生存時代,市場變化對企業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提升格局和效率,滿足不同層次客戶的個性化需求,將盈利模式由單純的產品運營環節,向更高附加值的價值鏈服務模式轉變,如此方能提高客戶粘性,獲得最優市場紅利!

著名未來學家丹尼爾**8226;平克說過,要想做好生意,企業未來要掌握6種技能:設計感、講故事的能力、整合事物的能力、共情能力,還有你需要會玩,你需要找到意義感。簡單說,2040年,當我們和美國的人均GDP平等的時候,活的很好的人應該是這樣:有品位,會講故事,能跨界,有人味兒,會玩兒,而且有點自己的小追求。

顯然,制造企業只有把消費者為中心的營銷策略貫穿于每一個營銷環節,再把它整合在一起,才能發揮出系統的力量。因此,用戶主導企業經營已勢在必行。供不應求時期,企業以產品為王;供過于求時期,企業以渠道為王;產能過剩較大時期,企業以用戶為王,用戶為王是企業經營最重大的轉變。

為此,企業必須從現在起,進行深化市場化取向的改革,這主要在兩個方面:一是外部市場化,激活用戶,以用戶為中心經營企業,為用戶創造最好的價值,特別是解決用戶的“痛點”;二是內部市場化,激活員工,以員工為主體經營企業,建立大公司小團隊的經營機制,以最小的經營單元直接面向市場。

面對當前的困難和挑戰,企業到底應該如何應對呢?

除了政府不斷出臺并完善相關政策措施、營造良好發展環境外,關鍵還是在企業自身的創新發展、規范管理。就是要轉型升級、提質增效。

當前那些成功企業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就是“四化”。

一是全球化。全球化不僅是生產要素、市場、產品和服務的全球化,更是規則、標準的全球化。只有站在全球的高度,瞄準世界領先的規則和標準開展創新、加強管理,才有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競爭制勝。

二是數字化。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技術不僅可以使這個世界變得“赤裸裸”,而且可以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就是人們常說的“互聯網+”。當然,這些新技術的應用,也可以催生新的業態、新的產業和新的商業模式。

三是法治化。依法治國是時代發展的必然,企業要把生產經營做好,要健康發展,就必須守法誠信。實際上,由于經濟全球一體化,以及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企業必須守法誠信經營、治企、維權。這不管是在企業層面來看,還是在社會層面來看,就是一種轉型。

四是精益化。現在的消費者,追求的是產品、服務的高品質和高效益。這或許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很重要的初衷。要把企業做好,很重要的就是要在專業技術、生產流程等方面做精、做專,確確實實有別于他人,超越競爭對手。當然,在經營組織方面,也要確實做到位,不斷提升管理效率。

未來的企業必須在創新基因和優化生存上下功夫,必須明白有6大營銷趨勢:

1、要重視新興人群對產品的個性定制和情懷利基;
2、要重視社會化營銷,建立生活一體化生態系統;
3、要考慮市場碎片化、場景化、平臺化的趨勢;
4、企業成為內容生產者,重視體驗互動和思維進化,認知盈余是新時代最大的紅利;
5、關注終端的精神消費與員工價值考核;
6、要關注縣域和鄉鎮經濟。

現如今資源整合模式創新和營銷模式創新顯得尤其重要,打破既有的價值觀念和傳統的思維模式,把加工交給別人,自己跑市場、樹品牌、整合產業鏈、建構價值鏈。企業要不斷以跨界思維提升銷售力與市場力,要進行有效擴張,將營銷進化和體驗優化放在市場最前線,企業家必須讓你自己和你的團隊在創新的過程中動起來,企業內部流程和管理方式的改變也是創新,要讓企業維持動態,在春天到來的時去迎接新的挑戰,為未來的發展蓄積力量。

作者:于斐
來源:世界經理人

百人牛牛现金提现方